2019年之悲伤“定格”,这些画面令人警醒

2019年,给每人留下不同记忆,但不少悲伤画面拨动所有人心弦。一些悲剧经媒体广泛报道,定格于世人脑海中。它们部分缘于天灾,更多缘于灾难背后的人祸。前者或许难以避免,后者更应警醒世人:若及时吸取教训,将避免更多悲剧重演。

溃坝・端倪

250多人死亡 数十人失踪

事发后,针对事故涉及“人祸”的质疑不断。巴西国家矿业局11月发布报告,认定淡水河谷公司在溃坝前就发现尾矿异常,但是没有报告矿业局。矿坝所在的米纳斯吉拉斯州3年多前同样发生尾矿库溃坝,6000万立方米废料泄漏,19人死亡。

空难・隐情

客机失事 157人无一生还

随着美国国会调查深入,更多真相浮出水面:雇员工作量大、工期太赶,以至于没有充足时间全面厘清技术问题;工程师和飞行员担心申诉可能面临“后果”,有人报告安全隐患也遭忽视;美国联邦航空局为节省开支,多年来把商用飞机安全认证的部分监管职责“外包”给波音,波音工程师既是设计者又充当监管者的现象长期存在。

10月底,波音首席执行官丹尼斯・米伦伯格接受国会质询时,承认企业“犯了错”;美国联邦航空局方面承认,首起空难后,监管机构发现737 MAX 8机型发生事故的风险高于平均水平,却没有及时下达停飞指令,遭国会众议员批评“把旅客安全交给了骰子”。

推诿责任的代价,是各方对波音“安全文化”和美国监管“最高标准”信心的降低:打“补丁”后的737 MAX系列客机仍在等候适航认证,欧洲联盟等方面则打算独立检查波音新客机认证过程。

恐袭・镜鉴

新西兰遭伤亡最惨重恐袭

3月15日,一名袭击者携带5件武器,先后闯入新西兰南岛克赖斯特彻奇市两座清真寺,打死50余人,伤数十人。这是新西兰迄今伤亡最惨重的恐怖袭击。

调查发现,事件遇难者多数是移民或难民,而袭击嫌疑人布伦顿・塔兰特有种族主义倾向,提前通过社交媒体对袭击给出长达数十页的“声明”,充斥着“白人至上”、反移民等言论。

4月21日,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及周边地区三所天主教堂和三家豪华酒店几乎同时遭到炸弹袭击,导致超过250人死亡,另有500多人受伤。

一个多月,两起严重恐袭,涉及不同国家、不同宗教,以镜像方式告诉世人,恐怖主义不分国界,没有“免检”标签,往往以平民为共同目标。国际社会若不能以一致标准应对恐怖主义威胁,将面临更加严峻的态势。

世遗・火场

多处标志性建筑毁于大火

今年,多处标志性历史建筑遭遇严重火灾。4月15日傍晚,正处于维修施工中的巴黎圣母院突发大火。大约400名消防员动用数十辆消防车彻夜救火,却无法救回建筑屋顶和尖塔,最终仅主体建筑幸存。

这座哥特式建筑有大约800年历史,跻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是法国最具代表性的文物古迹之一。巴黎圣母院神职人员菲利普・马赫赛以“妈妈受伤”形容对这次火灾的感受:“整晚,我看着人们含着泪水走过巴黎圣母院……完全是一片混乱,但我们不能让它击垮。”

6个多月后,日本那霸市一场大火,几乎将另一处世界文化遗产烧成灰烬。10月31日凌晨,2000年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琉球王国都城遗址首里城失火,木质结构为主的7栋主要建筑尽毁。

经历去年巴西国家博物馆大火后,今年两场火灾进一步敲响文化遗产保护的警钟,也触发“相见要趁早”的网络共鸣。

偷渡・永诀

两幅画面再激起世人关注

2019年,两幅画面再次激起世人对移民问题的关注。6月24日,墨美边界河岸发现一对萨尔瓦多父女遗体。两岁大的女儿被塞进父亲上衣,右臂搭在后者脖子上。这位父亲希望入境美国寻求庇护,在边境遭遇拦截后决定偷渡。遗体照片一经公布在全球社交媒体刷屏,同时让人联想到2015年中东难民危机期间叙利亚幼童偷渡溺亡的揪心画面。

10月23日,英国警方在英格兰埃塞克斯郡一辆冷藏运输车中发现39具遗体,震惊全球。警方调查后确认,死者为越南偷渡客。大西洋两岸,偷渡悲剧不断上演,涉及移民政策变化和非法偷渡“黑色”产业链,触发反思,拷问人心。

水城・水灾

威尼斯由水成名因水遭殃

11月12日,意大利威尼斯大运河倒映的不再是游客笑脸,而是当地人愁容。

这座“水城”遭遇半个多世纪以来最严重水灾,许多景点闭门谢客,圣马可大教堂等历史建筑受洪水侵蚀,经济损失达数亿欧元,促使政府宣布威尼斯进入紧急状态。

由水成名,却因水遭殃。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87年把这座城市和��湖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有市民形容,洪灾让这座旅游城市如同经历一场战争,从未见过“如此糟糕”情景。一些人将灾情归咎于极端天气,另一些人则注意到人为因素。

过去数十年,威尼斯周边工厂大量抽取地下水导致大面积沉降;重污染排放导致半水生植物大面积死亡,��湖底部不断遭侵蚀。全球变暖导致地中海海平面不断上升,海盐持续腐蚀建筑和古迹。

来源:文图据新华社

流程编辑:王宏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