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节百里杜鹃:齐心栽种帝王李 不负春光不负时

仲春始,春雷响,万物长,植树造林正当时。百里杜鹃大水乡鞍山村呈梯形的连片坡地在春雨的浸润下,松软的泥土散发着清香,碧绿草叶上黏着水珠,锄头挖进泥土的声音此起彼伏,清晰可闻。数十名村民头戴帽子、腰系围裙、臂套袖筒干劲十足,相互配合着忙碌有序地种植帝王李。

帝王李有杏味、有李味、香甜可口、成熟得早,经济效益高,但所需种植技术要求较高。为提高存活率,瑞禾集团从纳雍县引进种植专家查勇前来指导村民进行栽种。查勇一边手把手指导大家栽种,一边为大家讲解帝王李的生长习性和后期管护要领。“株距一定要在2.5米以上,挖的坑深度和宽度必须适中,要确保树苗的根部能完全容下,放树苗的时候要手握树干,把它放置在坑的中部,树根要扶正,填土的时候根部要用细泥,然后绕树匀力踩实,不能让根部土壤留有空洞。”

今年70岁的老人高文秀是大水乡鞍山村村民,听着旁边技术人员对大家栽树的叮嘱也不由现场当起了宣传员,“大家用心点,树子栽在自家土中,就是希望它成活,希望它结果,栽好、管好,结果了也是自己得。”高文秀家今天来栽树的不止她一个,为了加快栽种速度,老人叫上了儿子一起栽种,她希望多一个人多一份力,早点把自家地处偏僻,较为贫瘠的土地都种满李子。

正在一个坡坎上埋着头挖坑的村民叫王仁礼,他和高文秀是同村人,在知道村里要发展帝王李种植项目的消息后,他第一时间决定拿出自己的20亩土地参与种植,他边种边告诉笔者:“帝王李的市场价格还不错,而且村里面协调瑞禾集团免费给我们提供树苗,给自家栽树还有工钱领,太对头了。”

大水乡鞍山村村主任樊海告诉笔者:“帝王李种植项目是由瑞禾集团旗下子公司花卉苗木公司牵头,从纳雍引进品种优良、根强苗旺的新型高效经果林种植项目。为了保证帝王李能有充足的养分、水分和采光,我们要求村民严格按照窝距5米、一亩地栽27棵树苗的标准进行栽种,确保能缔结出优质的果子,产生良好的收益。”“只要我们管护得当,帝王李今年栽种来年便可零星挂果,现在已经种下的根苗中,有些已经开出了零星的小花。”瑞禾集团工作人员李海峡向笔者介绍到。

“种帝王李是下先手棋,帝王李它熟得早,能抢早市,而且价格也不错,能有效助农增收,前三年,由我们村民自行管护,瑞禾集团出资帮扶,三年后,帝王李挂果有了效益,就由我们村民们自行管护经营。”樊海如是说。

据悉,本次帝王李成片规模种植,是在百里杜鹃林业局的牵头下,瑞禾集团为主体针对全区发展经果林种植的项目。在大水乡鞍山村,计划种植帝王李约200亩5400株,惠及贫困户20余户。(唐璐)

点击查看人民网贵州频道新冠肺炎疫情报道

春天来了,百色农业风光如此惊艳!

春天来了

百草回芽,万物复苏

山川、田野绿意盎然

焕发着勃勃生机

规整的茶园、果园里

蜿蜒的线条层次分明

形成一道道亮丽的风景

凌云茶山春意盎然

阳春三月,茶香四溢。

又是一年春茶采摘好时节

凌云县11万余亩茶树正吐露新芽!

好一派茶园春色

□覃蔚峰/摄

看完视频

小编好想到山顶上泡一壶茶

吹着春风,静看春色如许!

据了解,随着气温回升,凌云县茶园进入了春茶采摘季,该县有序组织茶叶企业复工复产,组织茶农采摘春茶,确保疫情防控与春茶生产两不误。 近年来,该县大力发展茶产业,通过出台优惠政策,对茶企、茶农进行扶持奖励,推动凌云白毫茶产业健康发展。2019年,该县1.5万贫困人口通过发展茶产业实现脱贫致富。

四塘镇芒香四溢

时值春季,金灿灿的芒果花开满右江区四塘镇六合村每一处山头,空气中弥漫着春天的气息。为确保春季农业生产顺利开展,四塘镇农户积极投入到复工复产当中,果农为不误农时,芒果保花保果正有序开展。

□黄永佳/摄

大气磅礴山川

果园里

繁花开得热烈,农民在辛勤劳作

今年一定是个丰收年吧!

据悉,右江区四塘镇芒果种植面积达10万亩,预计年产量4万吨,其中六合村芒果示范片共有芒果1.3万亩,年产量为6000吨。2017年,六合村获得农业部芒果产地“无公害农产品产地认证”, 2018年获得“农业农村部第八批全国一村一品芒果示范村”称号,拥有芒果种植协会、芒果种植示范合作社,是四塘镇芒果种植核心示范区。为打赢脱贫攻坚战,六合村通过“公司+合作社+农户”的经营模式,拓宽了村集体经济收入渠道,有效带动了群众自主发展芒果产业,贫困户每年人均增收3000元以上,基本实现了六合村所有贫困户特色芒果产业全覆盖。

南宁人私藏早餐地图公开,有没有你爱的那家?

自疫情以来,你有多久

没有在外面吃过一顿正经的早餐了?

复工之后最想念的无疑就是

家门口的那家包子店

上班路上的阳光早餐

公司楼下的那碗粉

……

幸好,这座城市正在慢慢复苏

外面熟悉的生活也在慢慢地回来

今天为大家推荐一些南宁正在营业的早餐店集合

用一顿充满活力的早餐

开启元气满满的一天吧

/

Have a good breakfast

建政路

许多人都忘不了建政路的夜市美食生活,如果有一天得闲,早晨你也可以来这里感受一下。因为疫情的原因进到建政路里需要量体温扫码才能进入。

早晨的建政路多数为老年人,为了一家人购入今日的蔬食肉类。小小的巷子早晨的种类也是丰富到不行。

施英姐小笼包

白天人来人往的建政路,在施英姐店前却有很多停下脚步的人,排长龙。6闷一份的小笼包,一共有10个。每一个都是皮薄肉满,不用咬开就能隐约看到肉要逼破皮的感觉!

施英姐的小笼包的外皮是蛮薄的,基于肉真的超多,一份小笼包建议两个人吃!!早餐来买一份和同事共享,3块基本能吃饱了啦!

夜饮建政老牌豆浆油条

虽说是夜饮,但是早晨也开门,就在“古记”附近的小巷口,建政路小吃街豆浆油条摊排队人敲多的一家。豆浆离不开油条,南宁胃也离不开。

葱油饼和油条卖得超快,一阵子就有人来“补货”,新鲜炸出来,热气腾腾!9块钱一碗豆浆一个油条一个葱油饼,两个人吃管饱!

除了一些店内的早餐外,建政路上还有不少可以直接打包带走的小食,葱油饼、五色糯米饭、横县粽子、包子馒头……一个星期来这里吃早餐都不带重复的。

/

Have a good breakfast

七星路

和建政路一样被郁郁葱葱遮阴的道路总是让人心生欢喜。七星路最多的早餐便是粉了。

舒 记

疫情的原因舒记的店铺堂食桌椅摆放撤掉了不少,但是也不能阻止附近的居民来过早。

三十多年,营业不停歇的舒记也是赢得不少铁粉,根根分明的粉浸在酸辣的高汤中,吃起来是超够味的啵~一个活力满满的早餐从一碗老友粉开始。

粉饺皇

舒记旁有一家粉饺皇也是南宁老字号了,种类不多,主要还是以粉饺为主。

融安古法滤粉

南宁不多的滤粉店之一就坐落在七星路,小小的店面也开了多年。不少融水融安人都闻声前来。

点一个套餐十几块出头,料就丰富到不行了。肥圆的滤粉有嚼劲,与各种小料拌匀,根据个人喜好加汤食用,烧戒更是为你填满肚子的同时带来舌尖上的享受。

西环螺蛳粉

西环螺蛳粉在南宁也算是老店了,20年经历风风雨雨,依然还门庭若市。身为一个柳州人,早餐的时候来一碗酸辣爽的螺蛳粉,简直再适合不过了!且他们家的辣椒真的很辣,吃不了辣的宝宝们请慎重加辣哦~

吃完螺蛳粉之后还可以打包一碗卤味到办公室与同事分享,上班之余偷偷啃两个鸭脚,为疲乏的春天带来一丝爽辣。

当然七星路除了各种粉以外,还有河南大饼,还有区政府机关一宿舍食堂,不少附近的居民都爱在此买包子,馒头又香又大,超喜欢。

/

Have a good breakfast

官塘

早餐的官塘停留的人不多,大部分都藏在菜市里挑选新鲜的菜品,不过这里的早餐也是挺丰富的。

大肠猪杂粉

店里的位置有限大家就mou在对面用小椅子将就着吃,但是也不能阻挡人们对他的喜爱。旁边就是18味小吃店,各种小吃都可以打包带走,对于早起的上班族来说可算是方便不少。

小小的店面,各色的招牌,几个大大的铁锅&架子,升腾的蒸笼烟气。百味丰汤包、华冠燕皇、梦味生煎包都非常适合过早的上班族,早餐一份豆浆,一份包子,就是zui惬意的美味了。

/

Have a good breakfast

广艺后门

老牌柳来香螺蛳粉

藏在街巷的老味道缺少寻香而至的人,柳来香就藏在小巷拐角的深处,有多少人寻味而来,未到店门前就闻到那诱人的螺蛳汤的味道。

早餐吃螺蛳粉一两就可了,一两的粉不多但是对于吃得少的女生来说完全是足够的,然后可以放肆的加料也不会超过15块钱就能填饱小肚几。

广艺后门相对于夜晚来说,早晨确实过于清淡了不少,早餐店并不多,多数都是为了柳螺香而来。但是也有不少令人欣喜的小店等你一探究竟。

/

Have a good breakfast

水街

对于许多老南宁人来说,水街的美味小食才是能代表心目中南宁古老亲民的风味,手艺人的老手艺都在这儿了。水街的早餐可就太丰富了啊!芝麻糊、糯米饭、艾糍粑、粽子……

九记伦教糕店

店里摆卖的糕点品种丰富,有红薯干、耳朵饼、炒米饼、杏仁饼等,用袋子装好扎着,仿佛小时候大丰收时一般。用来过早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许多不同馅料的糍粑,饱满多料的糯米饭、裹得严严实实的桑叶粽……摆满一大桌的美食如果有选择困难症可能要挑到你掉下眼泪。

日照红花生芝麻糊

南宁本土甜品的精华缩影,早起的饥肠辘辘需要一碗芝麻糊来唤醒。还有红豆芋头粥、芒果豆腐花等,都是老南宁爱的那一口,不论是作为早餐还是肚子饿时的充饥都是不错的选择。

这里的早餐不能错过鸳鸯糊,满满一碗香浓的味道。芝麻糊细滑醇厚,不会特别甜腻,花生糊自带香气,两者搅拌一起喝也不突兀。

邕街老友

邕街老友店里的粉十块钱起,不过真的敲大份!豆豉的焦香味很浓,酸笋的味道相对淡了一些,浓浓的汤底让人食欲大开。

老水街老牌棕

水街美食城门口左前方有棵大榕树,底下隐藏着一家甜水铺。早餐不少人都来这里打包一个胖嘟嘟的粽子过早,或是买了直接坐下开吃。招牌被大榕树挡住了,很容易错过它哦~

十年老牌扣肉糯米饭

永宁街,直走一段路左边有条小巷叫华兴里,这里有一家十年老牌扣肉糯米饭。关于它的介绍应该就不用大王多说了。

扣肉香嫩,糯米饭油香四溢,可以加萝卜干。老�S扣肉糯米饭也在这附近哦~

/

Have a good breakfast

新竹路

宜州吊烧粉

宜州吊烧粉可谓是老友粉、螺蛳粉里的一股清流了。粉很清淡,红彤彤的叉烧实在是忍不住吞口水,叉烧可以单独买的。

新竹路上的早餐小店拥有一家老牌传统生榨米粉,店面简陋,即使是匆忙上班的早晨每次路过,还是有不少人坐在里面用餐。

为了换来你更从容的清晨

总有那么一些人

他们的闹钟要比你提前几个小时

早上不多睡那么几个小时的懒觉

或许你的早晨就不会再是包子豆浆来将就

细嚼慢咽地吃完早餐

心满意足地打个饱嗝

这一天的幸福,才算真正开始

参与留言区互动

# 你的私藏早餐圣地在哪? #

图片丨图文均南宁吃货王原创出品

天津这些驰援的医护人员:零是最高的峰

3月8日,天津五队最后一班红区值班医护人员在“休舱”后合影。

3月8日下午,天津五队庆贺江岸方舱医院休舱。

天津第五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鏖战武汉江岸方舱医院,实现患者零死亡、零复阳,医疗零差错、零投诉,全员零感染,受到国家卫健委等三部门表彰──

天津北方网讯:3月8日16时,武汉市全民健身中心广场人声鼎沸,一改往日冷清的景象。此前,它叫江岸方舱医院(下称“江岸方舱”)。此刻,它在紧张运行28天后宣布:休舱!这是“武汉保卫战”值得铭记的时刻。而同样值得铭记的,还有一个英雄群体──天津第五批支援湖北医疗队(天津第一批方舱医疗队,下称“天津五队”)。他们在这所“战地医院”,创下了“患者零死亡、零复阳,医疗零差错、零投诉,全员零感染”的成绩。在很多领域,“零”是被忽略的数字。而医学专家们却钟情于“零”。面对凶险异常的新冠病毒,天津五队医护人员从进病区那天起,就在追求“零”的实现。“零”,是他们奋力攀登的最高峰。

2月9日,天津五队从天津机场出征。

战斗堡垒

激发力量

2月10日,天津五队抵达武汉第二天,国家疫情防控指挥部一纸命令,将他们派往建设中的江岸方舱。转天早晨,天津五队临时党委书记、领队牛远杰带人直奔江岸方舱实地探查,这里规划床位1000张。舱外,临时仓库、工房和医患通道在搭建,先期抵达的天津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的车辆、帐篷已摆开;舱内,工人们在固定隔板、安装电线,分隔办公区,临战气氛迎面扑来。早前,指挥部已下令:12日必须开舱接收病人。牛远杰暗想,这回遇上“硬骨头”了。身为天津医科大学第二医院院长,他从未见过医院没建好就要收治病人。但这事没得商量,应收尽收、应治尽治,是命令,必须服从。

回到驻地,牛远杰赶紧召开临时党委扩大会,将18个支部书记及医疗专家组、护理组、感控组、后勤保障组、宣传组等负责人叫到一起,研究进舱步骤。天津五队有303名队员,其中,100名医生、200名护士,是天津派出的人数最多的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来自全市52家医疗机构,再加上天津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临时党委统辖350多人。党委会决定:首先派资深专家和护士,共产党员先上。牛远杰掷地有声:“这时候,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要充分发挥。这是战场,我们都是战士,咱天津医疗队决不能掉链子!”

2月12日8时30分,首批进舱的医护人员到达江岸方舱。天津五队临时党委副书记、天津人民医院副院长王艳冬主持入舱前宣誓:我是新时代的白衣天使,热爱祖国、忠于人民;我是人民的健康卫士,保护生命,救死扶伤;我是新时代的共产党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我们是最美的逆行者,不畏艰险,同舟共济。疫情不退,我们不退!排除万难,忠于职守,坚决打赢疫情阻击战!

誓言铮铮,热血沸腾。誓词由59岁的王艳冬连夜撰写,领誓时,她泪流满面。望着眼前平均年龄不到35岁的队员,她既敬佩又担心。她特地与首批进舱女队员挨个拥抱,击拳鼓劲:好样的,加油!王艳冬回忆:“当时感觉自己在嫁闺女。”

天津五队护理部主任米颖(左)用写字板向新冠肺炎患者、55岁的聋哑人吴女士了解病情。

“天津”二字贴心贴背

天津五队党委将全队编为8个护理组、13个医疗组。每天4个班次,依次轮流进舱。2月12日上午第一班次,由主任医师王兵、护士长边颖、感控组负责人张文娟及赵明峰、洪靓、殷娟、李佩璇等30位医护人员打头阵,打响了天津五队“武汉保卫战”的第一枪。

队员们在防护服前后贴上“天津医生”“天津护士”的大字,以标明身份。下午,第一批患者共80人进舱,天津五队接管79人。这些患者都是头一次见识什么叫方舱,看见床连床的阵势,有人喊:“这是个么鬼医院?”有人劝:“您莫烦躁,这总比在家没药吃强。”医护人员们意识到,这些人被耽误太久,有怨气也有担忧,得让他们撒气。

医护人员热情迎上去,把患者带到各自床前,随即筛查,测体温,量血压,提取核酸,发药物。对行动不便的患者,他们把热水端到床前,服侍梳洗、入睡。患者们见到这样热情的服务,心里渐渐平和下来。

这一天,天津五队四个班次接收了130名患者。治愈者秦女士说:“头一天,医护人员就客气得不得了,叫我想哭,原先的恐惧感一夜跑光了。”“第二天,又来了几十个病友,很多人都是光杆子(意即没带任何东西)进来的。医生和护士把自己吃的喝的用的送给大家,我们哪里好意思收,他们就硬塞。”治愈者浦先生说:“‘天津’这两个字,真是贴心贴背的亲热。等我能出门了,头一件事就去看他们,给他们鞠躬作揖。”

天津五队临时党委副书记、天津人民医院副院长王艳冬(右起二)深入红区检查工作。

“零”的奥秘在细节里

天津五队303人,近半数来自二级医院和街镇卫生院,这支队伍是怎么实现那么多“零”目标的呢?牛远杰说:“严格纪律、严格制度,按科学搭配专业力量编组,这是基本经验。”

实践证明,这种模式对实现“零感染”非常关键。据感控组负责人张文娟介绍,进“红区”的操作,大家都听指挥,基本没问题。最操心的是驻地日常管理,比如外出散步,队里严格划定范围,发现谁出圈,要警告。进出宿舍时怎么换鞋,上电梯时怎么按键,吃饭时应该先洗手还是先摘口罩,生活垃圾怎样分类,与陌生人讲话为什么要相隔1米开外……“零感染”的奥秘都在这些日常细节里。

患者“零死亡”,是对方舱医院提出的硬要求。天津五队收治700多病例,“零死亡”是怎么实现的?牛远杰说:“整个江岸方舱都是零死亡。要说经验,我们首先在医护力量上进行了科学配置,全队一盘棋,不分你我他。让救人第一、协作第一的硬核硬起来。”全队分两个分队,一中心和二附院各带一个分队,把二级医院和街镇医院来的队员配置到分队,13个医疗组,每个组由主任医师任组长;8个护理组,每个组由主任、副主任护师任组长。这样,既带教,又把关,遇到特殊病例,经验丰富的专家和护师坐镇带班,确保及时处置。在治疗和护理上,对基础病同步施治,很多病人出院时不仅转阴,原来的老病也好转了。

牛远杰同时兼任江岸方舱党委委员、医疗主管副院长。他把天津五队的做法推广到各医疗队,取得良好效果。方舱医院只治轻症,没ICU,但江岸方舱仍预留了16张重症床位,由天津五队负责。“这些病床只是救急时用,凡是重症,都按要求及时转往定点医院。比如需透析的、有过肝移植的等,都要转走。”至3月8日休舱,江岸方舱转出重症患者100多例,其中天津五队转出57例。牛远杰说:“把意外想周全才不会出意外,这是保证‘零死亡’的前提。”

江岸方舱出院病例至今“零复阳”,国家卫健委给予高度肯定。江岸方舱医疗专家组成员、天津市一中心医院主任医师王兵和赵明锋认为,提高核酸检测质量,严格出院标准,是保证“零复阳”的关键。天津五队成立核酸检测组,负责进出院病例的核酸样本提取。这个做法,被很多医院借鉴。

医护“零差错”,主要靠严格落实“三查八对”制度,强化责任心。天津五队护理部主任米颖说,有的病人入院时没有原始病历,我们给每个病人制作手环,作为临时“身份证”,后来在全舱推广。1000多个病人,依手环对号,比叫名字更直接,重名重姓的不会弄混。

江岸方舱医院院长、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副院长凌瑞杰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江岸方舱有6支医疗队,天津来的两支都获国家表彰,当之无愧。作为同行,我对他们表现出的专业精神、严明纪律、严谨作风、高尚医德深表敬佩。请替我们感谢天津同行,感谢天津人民!”

党支部建在“红区”里。

“融合”是另一种治愈

方舱医院开建时,有人曾质疑它是不是“病人集中营”?很多患者最初也心怀忐忑和恐惧。但是很快,他们的心就被医护人员的爱温暖了。

江岸方舱率先建起“患者党支部”,率先成立兴趣小组,开展丰富多彩的活动。于是,广场舞跳起来,八段锦打起来,歌声唱出来,小品相声也登场……医患微信群更成为大家刷屏的最爱。天津五队的创举迅速带动全舱,医患之间互动的视频、图片、文字爆红网络,就连外国媒体也要求采访江岸方舱。“方舱文化”成了这场防疫战中独特的风景。问到“投诉”,一名患者说,“我们感谢还来不及,哪里会有投诉!”

融合,是另一种治愈。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副主任医师张万祥,在开舱第三天就建了“医生患者联系”微信群,回答患者提问,推送防病知识。张万祥说:“打开心结,有助于打开症结。”休舱那天,张万祥告诉患者们:“沟通无疆,爱也无疆。这个群,会把我们紧紧连在一起!”

休舱前夕,感人的故事不断涌现。一名患者出院前用一次性筷子和折纸制作一捧玫瑰花,献给天津医疗队,并附信感谢:“我多想看清你们的脸颊,可是防护服和护目镜让我分不出你们是谁,但我知道你们为了谁。我,我们,永远记住你们……”

休舱当天,江岸方舱医院临时党委书记、武汉市江岸区区长祁琳对记者说,如果让他拟一份颁奖词,他一定会写上:“天使逆行,以零为峰。津字招牌,名不虚传!”(津云新闻编辑李松达)

人民日报:辽宁对口支援湖北襄阳――“前方需要啥,我们就给啥”

“感谢有‘宁’,前来‘襄’助。”2月12日深夜,辽宁首批支援襄阳医疗队80多名队员乘机抵达,在襄阳日报微博直播平台上,48万人为他们“云接机”。目前,共有434名队员支援襄阳4县(区)和市区3家三甲定点救(收)治医院。而在300多公里外,1600多名辽宁“战友”,正在武汉夜以继日奋战。

“你们在前线奋战,我们在后方保障。”2月21日,沈阳雪后寒夜,4位司机近50个小时接力驾驶,把急需的5G传输远程会诊云平台、价值超1150万元的大型车载CT顺利送达武昌方舱医院。

2月24日凌晨,240吨优质东北大米,从沈阳、盘锦装车启程运往武汉。疫情发生以来,中国铁路沈阳局集团有限公司运输各类防疫物资445车、20532吨。

大到救援车辆及紧缺的医疗设备,小到鸡蛋、牛奶、挂面、矿泉水等生活必需品,辽宁援助物资源源不断。仅医疗物资一项,辽宁累计向湖北输送医用口罩13.5万只、防护服1.14万套、护目镜及防护面罩4100个,还有治疗仪、呼吸机、负压救护车等医疗设备。

“辽宁将尽最大努力为湖北、为襄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坚强支持。”2月17日,辽宁省委书记陈求发与湖北省委常委、襄阳市委书记李乐成通电话时表示。

辽宁成立以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为组长的对口支援领导小组,并设立对口支援前方指挥部。辽宁举全省之力迅速行动,集结最优秀的医务人员,调配最紧缺、最丰富的物资,全力支援襄阳新冠肺炎防治工作。

“前方需要啥,我们就给啥。”1月24日除夕夜,在接到工信部下达生产负压救护车的指令后,华晨集团立下了“20天30台”的军令状。

“我们不是医生,不能在一线救助病人。但我们要加紧保质地生产出负压救护车,为最美逆行者护航。”华晨雷诺金杯总装一车间内饰班长关长江说,他和工友们每天都要加班到夜里11点多。

“辽宁着力保障前方医疗物资供给,强化运输保障,运用大数据、云医院开展远程专家会诊,为前方提供有力的技术保障。同时加强生活保障,确保对口支援需求。”辽宁省省长唐一军主持召开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专题会议时说。

隔离的是病毒,拉近的是人心。1月28日,辽宁方大集团向湖北省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捐赠2亿元,用于湖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患者救治和一线医护人员保护。20个小时,1800公里,2月20日,3名辽宁小伙将2辆满载紧缺物资的救护车开抵襄阳市慈善总会,登记交付后,步行离开。“如果一定要留名,请叫我们辽宁人!”3位小伙子异口同声。

辽宁省工商联数据显示,辽宁省2240家民营企业、企业家、社会组织共捐款捐物总价值约6.98亿元。截至3月9日,辽宁省红十字会累计接收社会捐赠款物价值2241.70万元,其中接收捐款709.04万元,接收捐物价值1532.66万元;辽宁省慈善总会累计接收捐赠款物总价值超过1.7亿元。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雨水接龙诗:高唐稳住零感染 白衣天使上前线

(接龙诗)

七绝・雨水感怀

编审:韩风顺

主编:高山流水

作者 韩风顺

一(新韵)

昔日阳春换旧颜,今朝雨水泪连连。

江城自古英雄地,不灭妖魔誓不还。

二(新韵)

不灭妖魔誓不还,舍生忘死克难关。

问君谁有回天力?壮士冲锋捷报传。

接龙韩风顺

作者 李雪亭

壮士冲锋捷报传,同舟共济战狼烟。

云开雾散光明现,万户千家庆喜圆。

接龙韩风顺

作者 傅增林

壮士冲锋捷报传,只因疫虐鄂武汉。

待到瘟君驱散时,共迎明�S新春天。

接龙李雪亭

作者 张树新

万户千家庆喜圆,千家万户挺武汉。

高唐稳住零感染,白衣天使上前线。

接龙韩风顺

作者 傅增林

壮士冲锋捷报传,豪情万丈冲九天。

待到病毒消灭时,明�S春天更灿然。

接龙张树新

作者 刘立祥

白衣天使上前线,解救众生度鬼关。

手握钟馗除孽剑,妖魔未尽誓不还。

接龙张树新

作者 朱海舟

白衣天使上前线,父母孩子难团圆。

医者仁心风格高,逆行而上排万难。

逆行而上排万难,不忘初心保家园。

新冠病毒被灭时,全民竖指齐点赞。

接龙张树新

作者 张志兰

白衣天使上前线,中国脊粱钟南山。

全国人民一条心,坚决打赢疫情战。

接龙朱海舟

作者 追风

全民坚指齐点赞,唯有中华实力坚。

速建雷神火神院,排忧解难保民安。

接龙追风

作者 房玉泉

排忧解难保民安,齐鲁儿女如支前。

昔日推车去淮海,今朝抗疫援武汉。

接龙房玉泉

作者 李东亮

今朝抗疫援武汉,处处除魔在眼前。

待到战斗胜利�r,全国人民笑开颜。

接龙李东亮

作者 程金木

全国人民笑开颜,期盼勇士早凯旋。

中华儿女多奇志,为圆国梦谱新篇。

2月底浙江省中小学会开学吗?开学前该做哪些准备?钟南山这样说

受疫情影响,人们的日常生活完全被严重打乱。开学时间一再延迟,何时开学也成为了家长们所关心的问题。据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全国30多个省市中,绝大多数省市已经再次将开学时间延迟到2月底或3月初。那么2月底浙江省中小学会开学吗?

对于这个问题,山村觉得2月底浙江省中小学是不会开学的。因为在2月6日时,浙江省教育厅就发布了二次延时开学的通知:全省大中小学、幼儿园等学校,2月底前不开学,具体开学时间将根据疫情防控情况,做出综合研判后再提前另行通知。

从当前的疫情来看,2月底显然是无法开学的。因为截至2月17日所公布出来的数据来看,虽然新增确诊病例人数呈下降趋势,但并没有达到零的突破,据昨天公布的数据中显示,浙江新增确诊病例1例,累计确诊1172人,治愈514人。但这并不意味着在未来的十多天内不会出现什么特殊情况。

为了学生的安全考虑,一般学校的开学最起码都要在解除疫情以后,那么什么时候才能解除疫情呢?也就是说在连续14天内出现零增长的情况下可以解除疫情。从当前的数据来看,钟南山院士日前也在记者采访时对各地解除疫情作出过预测:

3月10日前后:四川、黑龙江、北京、上海、河北、福建、广西、陕西、云南、海南、贵州、山西、天津、辽宁、甘肃、吉林、新疆、内蒙古、宁夏、青海、西藏

3月25日前后:广东、河南、浙江、湖南、安徽、江西、江苏、重庆、山东

4月15日前后:湖北

从预测中,我们可以看出,浙江要解除疫情可能会在3月25日以后,也就是说2月底的浙江是绝对不会开学的。

那么作为学生,开学前该做些什么呢?

首先、对自己负责,听从专家们的建议宅在家里进行自我隔离观察,每天按照高要求高标准执行,每天按时测量体温,上报数据。

其次、备好开学后的防护物资准备,因为学校不可能筹集到那么多的物资给学生,单说口罩就是一大难题。所以很有可能学校会要求学生自备防护物资。

最后、养成良好的个人卫生习惯,勤洗手、不群聚,每天坚持学习,千万不能因为疫情延迟开学而在家放飞自我。

当然,具体的开学时间,还请家长们随时关注学校下发的通知,如果可能,家长们更希望教育厅能够在疫情完全结束以后再开学,因为生命健康第一位。你赞同吗?欢迎各位留言交流。

(图片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山村老师谈教育”

为一名危重患者,广东医生上演1300公里的“生死时速”

2月19日凌晨4点多,上海,古英(化名)看着手机里的消息,喜极而泣。

几分钟前,她63岁的父亲、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古正中(化名),在广东和湖北医务人员的护送下,从石首市中医医院转运至荆州市区的广东医疗队、荆州市中心医院新冠肺炎重症救治中心,一路平安。令她揪心不已的病情,也开始平稳下来。

几天前,母亲因新冠肺炎不幸去世,古英所有的希望都在父亲身上,但老人病程很长,又身患多种基础疾病,随时可能撒手而去。“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是广东医生的专业、无私与仁爱帮助了我。”古英说。

这不是一场简单的救援,而是由广东省支援湖北荆州医疗队前方指挥部策划,广东和荆州医务人员共同出演的一场“生死时速”。

90公里,触不到的希望

从石首市中医医院到荆州市中心医院,只有短短90公里。

在“生死时速”项目启动之前,这个只要一个半小时车程的距离,却如同天堑,挡在古正中的生路之间,也挡在古英的希冀之前,难以逾越。

2月4日,立春,古正中还没有来得及感受太多春的气息,身体有些不舒服的他到医院就医,两天后确诊新冠肺炎。与他差不多时间,妻子也因感染新冠病毒入院治疗。女儿古英远在上海,躲过了病毒的侵袭,也无法回到床前尽孝。

2月9日,古正中病情加重,氧合指数骤降,前来支援的海南省医疗队员给他进行了气管插管。“海南同仁非常勇敢,手术也非常积极,效果很好。”广东省医疗队员、潮州市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孙华锋说,这为古正中抢回了一些时间。

2月14日,广东医疗队进驻石首市中医医院,全面接管重症监护区。

▲广东支援石首医疗队队长孙小聪(左一),广东省医疗队员、潮州市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孙华锋(右一)

就在医疗队员忙于对病患进行摸底时,古正中的妻子心脏停跳,抢救无效去世;古正中的病情也迅速恶化,出现ARDS――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一种高病死率的情形。不过专家发现他有着明显的ECMO适应症,可以上ECMO抢救。

就像2月15日荆州的天气,大风和大雪双重袭击:全荆州只有一台ECMO,是荆州市中心医院危重症患者的救命符;理论上古正中可以转运到中心医院上ECMO,但当时新冠肺炎重症、危重症患者的转运绿色通道还未建立。

拯救古正中的一扇门就在前方不远,怎么也够不着。

医生和护士挥汗如雨,既是累的,也是急的。

1个重症救治中心

24小时的奇迹

“当时已经插管5天了,很快就要失去ECMO抢救的黄金时间。”孙华锋说。

紧急时刻,在石首的广东医疗队拨通了前指的电话,向医疗管理组组长、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卫生监督处调研员彭刚艺,救治专家组组长、广东省人民医院急危重症医学部行政副主任蒋文新,请求谋划协调古正中的转运救治。

第二天,身为广东支援荆州医疗队技术总顾问的蒋文新,亲自赶到石首。广东省支援湖北荆州医疗队总指挥,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黄飞听取汇报后也全力支持,同意转运。

古正中的转运也符合黄飞对重症、危重症患者的救治策略。

“对于危重、重症患者要投入最好的医生、最好的资源、最好的医院,全力以赴开展救治。”黄飞说。到荆州后他立即深入一线调研,摸清底数,提出紧急筹建新冠肺炎重症救治中心,充分发挥广东专家优势,根据“四个集中”的原则,以最优的医疗资源集中救治最危重患者。2月15日,他还深入荆州市中心医院、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勘点,确认可行性。

这个思路得到了广东省对口支援领导小组副组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吕业升的认可。根据前方指挥部的建议,2月15日凌晨才抵达荆州的吕业升,16日一早就与荆州市委协商,决定在上述市区两家医院分别组建一家新冠肺炎重症救治中心。

从无到有建好一个重症救治中心,最快需要几天?

这是一道难倒无数医院的考题,广东省支援湖北荆州医疗队的答案是:

1天!

2月16日下午,广东省医疗队、荆州市中心医院新冠肺炎重症救治中心启用,蒋文新被任命为中心主任。当晚,20名重症、危重症患者陆续转入,各县市的新冠肺炎重症、危重症患者也开始朝着这里集中。

东风吹起,古正中的转运被再次提上日程。

1300公里辗转

一场飓风营救

生死时速的表盘开始了迅速旋转。为了跑赢死神,广东支援湖北荆州医疗队前方指挥部做足了充分准备。

石首没有负压救护车,从荆州派!

石首没有ECMO设备,从广东调!

石首没有ECMO团队,从广东调!

“珍爱生命、崇尚科学、乐于奉献、团结进取”,这是广东医生的时代精神,也是广东省卫生健康系统一直推崇的理念。2月17日,前方指挥部联系广东后方,要求提供支援,确保荆州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的转运和救治。

▲调试安装ECMO

总指挥部收到消息,第一时间联系中山市人民医院。作为国内首家 ECMO 技术临床应用医院,该院底蕴深厚、队伍完整,并且有ECMO抢救新冠肺炎患者的经验。

2月17日晚上9点,中山市人民医院吹响集结号,组建了一支9人ECMO小队,由ECMO研究室副主任廖小卒带队,携带一台设备驰援荆州。

“在广东,我们接到ECMO转运任务,几乎不需要做什么准备,接到电话就可以出发。但是荆州远隔1000公里,我们不知道那里的具体情况,必须做好一切准备。”廖小卒说。虽然已经做好各种预案,他还是没想到第一个任务来得如此之快。

2月18日下午3点,廖小卒率队从广州南站出发,一场历时12小时的生死时速正式开场。

高铁列车开动没多久,前线发来消息:石首市中医医院一名重症患者需要ECMO转送。廖小卒叫醒正在补觉的同事,连着几个小时讨论转运流程和预案,晚饭都没有来得及吃。

晚上8点,高铁抵达武汉站,廖小卒等人转乘大巴,在警车的引导下,通过一道道关卡,直奔荆州。

晚上11点,大巴抵达一个叫丫角的三岔路口。一辆提前守候的商务车接上廖小卒和同事阮宗发,以及一台ECMO设备,朝石首市飞奔而去。大巴则载着另外7名队员继续前往荆州医疗队驻地等候。

晚上12点半,抵达石首市中医医院,两人顾不上跟之前进驻的广东医疗队员寒暄,立刻穿上防护服进入病房。

▲穿戴防护装备

石首的广东医疗队队员来自几个城市,有3个城市的小队长等在隔离病区门外,他们曾轮番上阵救治古正中。

还有一支来自荆州市中心医院的专家队伍,也带来了一台ECMO备用,严阵以待。

▲廖小卒和广东医疗队队员们带着ECMO进入手术室

凌晨1点,廖小卒和阮宗发摇了摇头。古正中有禁忌症,血小板低,不适合上ECMO。从结果看,似乎白跑了一趟,但ECMO团队的到来,就是一颗定心丸。

转运箭在弦上,孙华锋打电话给古英,说明了情况:不能上ECMO,患者路上随时会出现问题,是走是留需要家属拍板。古英决定放手一搏。素未谋面的人们有着同样的心情:担心而期待。

在接患者上救护车的间隙,廖小卒被石首的广东医疗队员邀请到旁边房间休息,吃宵夜。

“我以为他们准备了什么好菜呢,一看,竟然是方便面!”廖小卒笑着说。这一桶面也让他意识到,自己已经正式进入了一个与此前截然不同的战场。

凌晨2点,救护车驶出石首市中医医院。廖小卒乘坐的商务车一直跟着保驾护航

凌晨3点半,救护车抵达荆州市中心医院,古正中顺利转入重症救治中心。

▲患者转移至负压救护车,将转运至荆州

凌晨4点,接到荆州反馈的消息后,一直没睡的孙华锋终于放下手机,放心睡去。他没有忘记发信给古英,让这个孝顺的女儿第一时间放心。如今,在蒋文新团队的照顾下,古正中病情渐趋稳定,正期待着与女儿的重逢。

下一站,希望

战斗结束,广东医疗队又一次跑赢了死神。

古英放下了一半悬着的心。

孙华锋和战友们继续披甲上阵,还有很多患者等着他们。

蒋文新的工作重心转移到了重症救治中心,每一秒都要穿越火线。

黄飞率前方指挥部推动核酸检测、重症救治中心等举措相继落地,不仅让荆州、湖北乃至全国看到了广东经验,还看到了广东速度。

吕业升协调广东省医疗队与荆州、海南省医疗队的三方合作,推动荆州疫情防控工作不断提速。

对ECMO团队来说,他们的生死时速还在不断上演。

2月19日晚上9点,确认古正中病情依旧稳定后,廖小卒疲惫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随后他拉起装着两台ECMO设备的拉杆箱――其中一台由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捐赠给广东支援荆州医疗队,带着两名同事,与蒋文新一起奔向130公里外的监利县中医院。

▲转运前研判

那里有一名比古正中病情还要严重的62岁患者,只用呼吸机转运风险太大。最终,经过2个多小时的研判、1个小时的ECMO手术和路上6个多小时的奔波,成功把患者转运到荆州市的重症救治中心。

▲ECMO转运

这是湖北省第一例ECMO成功转运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距广东省首例ECMO转运重症患者只过去了不到4天。

跟随着负压救护车,几辆小车拉着疲惫的医疗队员驶入荆州市区。空荡荡的马路上,灯光过去,两边的栏杆反射出彩光,左边是黄色,右边是红色。这是我们熟悉的颜色,红色代表着速度与激情,黄色代表着希望和光明。

拱墅公安原创微电影

一次生与死的考验,

一次责任与使命的承载。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疫”中,

拱墅公安战士们忠诚使命、冲锋在前,

用实际行动奋战在疫情防控的一线,

共同守护着社会安全和群众安全。

点击观看拱墅公安原创微电影

我们守护着这座城 而你们守护着我们

2月12日,民警汪宇阳在半山检查站成功处置一起危化物品货车撞击失火事件。

事件回顾》》

2月15日晚,寒潮来袭,“抗疫”战士们仍坚守在一线。

事件回顾》》

1月30日,城西银泰川炉火锅的店家将100斤75%浓度的酒精送到了祥符派出所。

事件回顾》》

2月2日,辖区群众给祥符派出所送来的爱心餐点。

事件回顾》》

2月3日,蒙牛集团杭州分公司向半山派出所捐赠150箱牛奶物资。

事件回顾》》

你们守望相助,而我们选择逆行而上

我们不是因为有希望才坚持,

而是坚持才有希望。

在这场疫情面前,

拱墅公安用行动书写自己的信仰,

运河卫士用信念给出自己的答案。

本片由拱墅公安分局融媒体梦想工作室成员随警跟拍,深入一线,记录真实画面,诚意出品。谨以此片献给奋战在一线的所有抗“疫”战士们。

拱墅公安分局融媒体梦想工作室 出品

摄像 / 倪冠、陈文涛

摄影 / 胡明、许方倩、朱权超

灯光 / 王亚璐、管贤斌

编辑 / 毛诗婷

审核 / 李文、陈骋

天津这些与病毒“零距离接触”的消毒者

新冠肺炎疫情来袭,消毒工作成为防疫的重点。有这样一群人,自从疫情爆发以来,他们走街串巷,每天忙着遏制病毒扩散蔓延,与病毒“零距离接触”,他们就是消毒人员。

背着40斤消毒液 “负重前行”

“有疑似病例被送往集中观察点,需要我们对其家中及周边环境进行消毒处理。”2月17日晚上9点,河西区疾控中心消毒科内,接到指令的张斌和同事们开始忙碌起来。

消杀机动组成员吴薇拨打了疑似病例家属和所属的街道电话。“您好,我们是河西区疾控中心,需要对您家中进行消毒……好的,我们马上过去,您稍等。”放下电话,吴薇大家:“太好了,这位家属非常非常配合。”

另一边,郝津京开始配置消毒液。消杀队员们使用的含氯消毒液,属于高效消毒液,广谱、低毒,但稳定性差,为了能够保证消杀的效果,不管消杀工作几点开始,他们都要在出发前进行配制。

面对着看不见摸不着的病毒,防护措施必须做到万无一失,手套、防护服、护目镜、N95 口罩等物品缺一不可。很快,消毒人员张斌着装完毕,背上40斤重的消毒器材,“出发。”张斌挥手和同事示意。

张斌告诉记者,在消毒过程中,他们首先对房间空气进行消毒,然后对墙壁、地面、家具、门把手、水龙头、马桶等重点部位进行喷洒消毒,并对住户所在楼道、走廊、楼梯间的扶手、地面进行消毒。“消毒要仔仔细细,由上向下、由外向内、由左向右、由空间向物表,这样才能保证消毒质量合格达标。”张斌说。

“消毒并不像字面上那样轻松。”张斌告诉记者,由于作业的特殊性,为了保护自己,他们要全副武装,憋气、闷热、劳累,这些感觉贯穿了消毒作业的全程,而一次这样的消毒,通常需要一两个小时。当他们完成消毒作业后,拿着喷雾器的手已经抑制不住颤抖,护目镜早已起了一层厚厚的水雾,后背也都湿透了。

正因如此,消杀任务结束后,脱防护服也同样是一个“挑战”。他们要在室外一个相对空旷的地方消毒后脱下防护服,“白天还好,有时候夜晚或者凌晨,确实能体验到什么是寒风刺骨。”

再次回到办公室已经接近12点。这一天,他完成了8个家庭以及一个隔离观察点的消毒工作。“日走上万步是很正常的状态。”张斌说,像这样的工作,他已经做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说不辛苦是假的,但是作为疾控人,在面对这场疫情,我们绝不退缩,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

24小时待命 哪里有疫情 哪里就是主战场

从1月21日起,防护服、头套、护目镜、口罩、手套成了张斌的日常“五件套”。这期间,他和所有消毒人员一样,没有休息过一天,每天工作时间基本都是十二三个小时,最长的一次,是将近20个小时。

“我们每天工作量不一样,工作时间也不固定。”张斌告诉记者,只要是涉及到疑似和确诊病例的小区或公共场所,疾控中心都要派消毒人员按照专业规范的消毒程序进行消毒,在病例和普通人群之间筑起一张隐形的防护网。

“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疑似病例或确诊病例,所以说,我们大家也没有一个固定的时间可以休息,全部都是24小时待命的状态。”张斌说,这段时间以来,凌晨两三点进行消毒作业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张斌把他的工作形容成“疫情消防员”,“消防员是灭火的,我们是消灭病毒的。”在他看来,哪里有疫情,哪里就是他们的主战场。

每消毒一处,消毒人员都要全副武装,背着几十斤的喷雾器,做无数次蹲下、起立、弯腰、仰头的重复动作,不能漏过任何一个消杀细节,不能留下任何一点风险。“每天都需要跑不同的社区,有的时候遇到老旧小区没有电梯,就需要爬楼梯,爬五六层是常事儿。不夸张的说,回来之后,腿都是软的。”

克服压力希望获得理解

张斌坦言,每一次消毒工作,并非都是一帆风顺的。

“我们是在出现疑似病例后,就会对其家中进行消毒,但是很多家属并不理解。”张斌回忆,大年初二那一晚上,他和同事站在一名疑似病例者家的楼下,穿着隔离服,整整站了三个小时。

“快要虚脱了。”张斌回忆了那一晚的感受,“他们禁止我们入户消毒,说是家属并没有确诊,家里没有问题。”张斌和同事很无奈,但是不能放弃,消毒工作进行得越及时、越彻底,防疫效果就越好。感到疲惫时,他只能站在原地伸伸腰,缓一缓。“我们希望,市民可以理解我们这项工作,并且给予支持。”张斌说。

除了每天高强度的工作任务带来的身体上的劳累,他还需要克服心理压力。虽然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但最开始,其实张斌心里也有些顾虑。“因为了解了这个病毒具有传染性,不过虽然危险,但是与一线的医务人员相比,我们肯定没有他们危险和辛苦。”张斌很快调整好状态,“现在都干习惯了,相信自己的专业,相信自己的防护,慢慢地心里面就好一些。”

正如张斌所说,消毒者并非生化危机电影里那样神秘,他们只是用一颗无畏的心,直面看不见的防控“战场”,消灭看不见的“敌人”。

新报记者 信华

新媒体编辑 翟玉静